两年前从18楼坠落!浙江7岁男孩创造奇迹:我想因为走路去上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
每天晚上7点左右,绍兴的刘先生都会准时发一小段儿子乐乐背诵古诗的打卡视频。

视频中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,坐着或站着,念着古诗词,字正腔圆,看起来和其他孩子没什么区别。

但是,如果镜头下移,你会看到他的腿上盖着防护服,站立姿势有点歪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2018年,当时5岁的乐乐从他家18楼摔了下来。经过近两年的治疗和康复,他已经艰难地穿过了危险的障碍,现在他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。

所有参与治疗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医学奇迹。这个7岁以下的小男孩有更大的野心。他本来打算今年上小学,决定推迟一年招生。"我必须自己走路去小学."

5岁的鲜活生命,从高楼坠落

从停机坪起飞

在过去的11个假期里,乐乐遇到了一个离开两年的幼儿园玩伴。

上次见面的时候,这些小伙伴还是抢他玩具发脾气的小孩子。现在都是大一新生,上课坐不起来,回家不能看动画片,都在适应小学生活。

时间没有阻挡孩子们的友谊。短暂的隔阂之后,几个男生相识,在公园里玩耍。但是他们跑步的范围已经明显缩小了,因为拄着拐杖的乐乐已经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自由行走了。

刘老师和他的妻子看着,又开心又心疼。“因为他每一步付出的努力都比常人多十倍甚至百倍,他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相对正常地融入同龄人的生活。”乐乐出事之初,他们根本想象不出这样的画面。

2018年11月22日是个普通的周四。奶奶留在家里照顾乐乐,妈妈送大儿子上学,刘老师在杭州出差。

早上8点,刘老师突然接到小区保安的电话。“你的孩子摔倒了。”刚开始他以为自己在小区的滑梯上摔倒了,后来保安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从楼上摔下来的。”

"我立刻惊呆了。"他头皮发麻,双手发抖,用手机订了第一趟高铁。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赶回绍兴的。

后来他得知奶奶那天忙着晒衣服,可一不小心乐乐从她家18楼阳台翻了出来,被一棵树缓冲后摔倒在地。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解宝阿姨迅速通知了社区保安。

刘先生一下高铁就赶到了当地医院。当他走进医院大门时,他注意到一架直升机停在医院的停机坪上。当时绍兴正在举行马拉松,配备了直升机进行紧急救援。没想到匆匆一瞥,后来成了孩子最后救命的稻草。

这时,乐乐已经被送到手术室抢救,呼吸微弱,昏迷不醒,连血压都无法测量。在见到儿子之前,他应医生的要求签署了几份病危通知。

为了给乐乐更好的治疗,全家一致决定把他转到浙大儿童医院,但担心路途遥远会对他造成二次伤害。刘老师想到停机坪上的直升机,立即向当地医院和浙江大学儿童医院申请“空中急救”。

双方协调后,一场空中生命竞赛开始了。在绍兴,当地医院医生小心翼翼地把装满管子的乐乐放在担架上,平稳地送进船舱;浙江大学杭州儿童医院紧急借用附近小学的操场,多个科室迅速集合,准备多学科会诊。

浙大儿院医护人员从直升机接下乐乐

登机前,刘先生和妻子终于见到了乐乐。那是一张苍白的、没有血色的小脸,嘴唇是紫色的,一个呼吸机插在他的鼻子里。当他父母打电话来时,他仍然没有反应。

“我们一直在和他说话,告诉他爸爸妈妈会一直陪着你,不要害怕。虽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但我总觉得他听到了。他心里在回应我们,但是他的身体做不到。”刘老师说。

保守治疗还是冒险手术?

父母为好强的儿子选了后者

在浙江大学儿童医院的22天里,刘先生和他的妻子住在SICU(外科重症监护室)的门口。

白天,人们在SICU的入口处来来往往,他们都是等待消息的父母。每个家庭背后的故事都不一样,但父母的脸上写着同样的焦虑和悲伤。直到深夜,嘈杂的声音才会慢慢安静下来。刘先生和他的妻子轮流换工作,谁累了就在椅子上小睡一会儿。

当我实在睡不着的时候,刘老师经常做一个梦:在一片白光下,SICU的门开了,乐乐跑到他们的怀里,喊着“爸爸妈妈”.

但现实中,当SICU紧闭的大门打开,医生叫唤他们的名字时,往往会带来噩耗:严重肺挫伤,肝、脾、肾、胰、肠挫伤,肋骨和锁骨多处骨折,脊柱多处骨折,脊髓损伤,颅内损伤,昏迷评分6分……昏迷评分8分以下属于重度颅脑损伤,病情极其危急。

随后,浙江大学儿童医院的、创伤外科、普外科、心胸外科、骨科、神经外科、放射科等多学科团队组织了联合会诊,刘先生夫妇也参加了会诊。

浙江大学儿童医院主任谭告诉他们,现在有两种治疗选择:保守治疗可以挽救生命,但最好的康复效果是坐轮椅或躺在床上一辈子;风险手术,一旦成功,孩子有希望在未来恢复正常生活;但是也有手术中和术后不能存活的风险。

面对这个生死抉择,刘先生夫妇毫不犹豫,一致选择了手术。因为他们太了解儿子了,他不愿意一辈子坐轮椅。

在小班的时候,乐乐回家一段时间,总是不开心,因为班里组织的投篮比赛让他无法和其他小朋友竞争。在好胜心的驱使下,他每天回家,在阳台上练习,直到最后追上别人。

“如果我们选择保守治疗,他长大懂事会抱怨我们。而且,我相信我儿子一定能活下来。”

为了达到最佳的手术效果,乐乐需要在手术前做核磁共振检查,以确定神经中枢和脊髓损伤的程度,从而制定出准确的手术治疗方案。

SICU的门开了,乐乐并没有像做梦一样跑出去了,而是静静地躺在转移床上。刘先生和他的妻子发现他的脸比以前稍微有点血色。“当我们给他打电话时,他立刻热泪盈眶。他听到了我们的声音,他在回应我们。”

经过40多分钟的检查,刘先生夫妇一直围着乐乐,站在2、3米远的地方看着,蹲着。“你之前想买的玩具,等你回家了就给你买。”“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都很想你。”“你想去哪里,你想做什么,爸爸妈妈都会陪你完成”.

因为乐乐肺部淤青严重,不能自主呼吸,需要呼吸机帮助呼吸。但是,他在做核磁共振时,不能带任何医疗急救设备进入检查室。SICU主任华林和副主任叶静采用人工皮囊按压的方法帮助他呼吸,躺在核磁共振仪上,给乐乐原来的人工皮囊按压帮助他呼吸,在按压的同时注意孩子的生命体征,以一个姿势躺半个多小时,直到整个检查安全完成。

检查过后,乐乐脸上的颜色消失了,是一副面如死灰的样子。这时,刘先生和他的妻子给他打电话,他又陷入了深深的沉默,再也没有眼泪了。后来,他们了解到,检查结束后,医护人员在SICU积极抢救了他们的儿子40多分钟,才把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。

SICU谈林华主任在查房

病情初步稳定后,浙江大学儿童医院骨科、创伤外科、麻醉科、手术室配合为乐乐进行脊柱手术。手术后,骨科主任叶告诉他们,找到了病灶,手术非常成功。孩子以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,取决于孩子的毅力和父母的配合。

这句话不仅让夫妻俩暂时松了口气,也让他们感到肩上的压力很重。

http://ww

术后第4天,乐乐醒了。SICU护士长盛美君小声对他说:“乐乐,阿姨问你几个小问题。如果你同意,眨眨眼睛。如果你不同意,眨两次眼睛。”几个问题后他“答如流”,说明小脑袋瓜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。

接下来,好消息接踵而来:我可以握手,可以握棒棒糖,可以玩变形金刚.最后循环呼吸稳定,感染指标正常,达到排放标准。

主动要求加练

SICU门打开后的场景最接近刘先生的梦想。乐乐走不动,跑不动,跳不动,声带因为长时间插管而发不出声音,但她笑得很灿烂。“几乎是我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,但是我们一和他说话,他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。”刘老师说。

考虑到家里有上小学的大宝,康复需要很多费用,陪护对体力要求也很高,于是后来刘先生带着乐乐来到南京康复医院继续治疗,妻子回到绍兴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家人。

第二年,这对分居的夫妇承受了自己的压力和折磨。

在南京,刘灿先生晚上只睡3~4个小时,因为乐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翻身,否则会造成褥疮。有时候练起来太难了,乐乐找不到肌肉发力的感觉,总是做不好。抑郁和自责是很难避免的,他也很焦虑。

在绍兴,老婆无法沉入工作,心里一直惦记着乐乐。作为母亲,孩子在努力训练,却不能和她在一起。她每天都被强烈的负罪感包围着。

他说 “我要自己走着去上小学”

让他们开心的是乐乐自觉懂事,不需要大人监督。“不管哪家医院,医生护士都说他最强最勇敢,简直就是病房里的小明星。”刘老师说。

大多数其他孩子白天训练,晚上和其他坐轮椅的孩子一起去玩。只有乐乐的爸爸,刚吃完饭就洗碗,说:“要不要训练?”他说等他重新学会走路再玩。

现在,乐乐已经回绍兴老家了。每周三周五上午去当地康复医院治疗,其余时间上午学习,下午训练。

在家里,他可以拄着拐杖独立行走,但速度较慢。但是当你出去的时候,你需要别人的帮助,尤其是上下楼梯,道路不稳定的时候。

刘先生说,本来打算今年9月份让孩子如期上小学,但不想在学校麻烦老师同学,就推迟了一年。乐乐的想法简单而坚定。“我想自己走路去学校。”

SICU团队寄给乐乐的小卡片

在公园里和朋友玩耍的场景增加了这对夫妇的信心。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,孩子们似乎都准备好回归正常生活了。“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,我相信接下来的二、三、四、五步会更容易,更有信心。”

来源:钱江晚报小时记者张炳庆通讯员王雪菲陈梦愉

负责编辑:邓